中国中铁四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

新闻中心

02

2008-09

小特写:为他们感动

新闻来源:新广州站浏览次数:日期:2008-09-02

引子:武广客运专线是我国四纵四横快速客运网的重要组成部分,其中位于广东境内的隧道具有埋深浅、围岩弱、断面大、岩溶发育、地质条件差的特点。同时,地面上还有繁忙的西环高速公路及匝道穿过。施工工序多,安全风险高,施工难度大,被铁道部、集团公司和局列为重点监控项目。

该隧道全长4434,其中由公司新广州站四队施工的有1397(暗挖段804)。前期由于图纸、设计方案、征地拆迁、天气等原因影响,造成隧道施工进度滞后。进入7月,公司及时调整了施工部署,成立了由公司副总经理汪海旺、职业经理李辉带队的工作组进驻工地,对信誉不好的队伍进行了坚决撤换,增加了设备和人员的投入,倒排工期,实行半月一奖罚制度。工会组织还掀起了“大干150天 创优胜工区 争隧道之星”的劳动竞赛活动,为施工生产摇旗助威。

目前,大干态势已形成,并以每天3的开挖进度向前延伸(暗挖段),日产值不断被翻新,生产已驶入快车道,为确保2009228全面贯通,创造了条件。公司董事长、党委书记贾恩增和公司总经理刘勃曾多次来到工地,对目前所取得的成绩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同时鼓励大家要再努一把力,夺取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双丰收。

 

 

8月底的一天,我一大早便来到四队作采访,想在大干之际抢点新闻。

【 “土老虎”变成了“穿山甲”】

7点半我就进入工地,门口一面印着“客运专线党旗红 中铁四局争先锋”巨大的红旗迎风招展,我拍下一张后就直奔2#竖井。乘电梯,几分钟便来到井下。迈出电梯,顿时感觉有股热浪夹杂着水泥味的湿气扑面而来,但这次比我前几次下井感觉好得多,视线很清爽,地面有积水但很整洁,没有横七竖八的东西。施工是按照大小里程方向进行,洞内有200多名工人,50多台各类设备,在这不大的空间里要做到这种程度,是非常不容易,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。一米口径的圆形橡胶风桶从地面向洞内不停地送着新鲜空气,嗡嗡的声音在洞内传的很响,你能感到有席席凉风不时地从脸颊划过。

正待举步,一只大手便重重地拍在我的肩上,扭头一看,一个满身满脸的泥污、光着大膀的中年人已站在我身旁,我仔细辨认才知是秦队长。他叫秦元杰,我和他很早就认识,他曾获得过公司“蒙古国工程十杰人物”的称号,到新、马、泰旅游观光了一圈,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。他告诉我,当年的“土老虎”(在蒙古工程中他负责土石方施工),现在变成“穿山甲”了,洞内面积又小,总感到自己有力使不出,快憋疯了,说完自顾爽朗的大笑起来。看着我疑惑的眼神,他告诉我,为了确保进度,竖井又增加了一个衬砌台车,要求25天安装完毕,在洞内不大的地方安装这个大家伙可不容易,又要不影响隧道出土又要按期完成台车安装,只能见缝插针了。他们台车安装组早上6点就上班了,刚才就是刚吊上去一斗泥,乘着间隙赶紧吊装台车梁架,由于洞内富水,掉在台车梁架上有很多稀稀拉拉的黑泥,吊机一起就象洒水车一样,我们就成了这个样。我问他吃饭没有,他说晚点再吃多干一会没关系,现在后勤工作也跟上了,随时上去都有热饭热菜和绿豆汤。

 

【一点也不敢马虎】

顺洞往大里程方向走,由于该段地质结构相当复杂,所以采用了CRD施工法。两侧洞壁上不时还有水流出,时大时小, 30多名工人正在搬运钢筋绑扎仰拱,两侧的碘钨灯把整个作业区照的通亮,一个个忙碌的身影就象道道闪光的线条在跳动。旁边一个工人正在用很大的塑料瓶大口喝水,借着灯光我可以看到他喉结在有力的上下跳动,象一个溜冰的孩子那样快乐。由于喝的较猛,水从嘴角流出,顺着脸颊向下滑向光着的脊梁,我拦着他问为什么很多人连衣服都不穿,他操着浓浓的闽南普通话说,干了湿,湿了再干,难得去洗,有时间还不如多睡一会。

来到掌子面,看到有几个技术人员正在进行沉降观测,一会高一会底跑个不停。突然,一个背影让我好是熟悉,走近一看——金文甫,他曾获得公司2008年十大“首席职工”的称号。他好象没有注意到我,我也没有去打扰他,退到他背后看着。由于越往里洞内噪音就越大,他只能用手电筒在比画,还不时快速地按动着仪器按件,旁边一个戴着眼镜的小伙子在不停的记录,远处还有一个技术员始终没有闲着,跑上跑下,对观测点进行指示。我看了看表,他们平均4-5分钟能测完一个点。那个作记录的小伙子我认得,他是安徽人叫李银业,是07年分来的本科生,话语不多,工作却十分扎实。有一天凌晨1点多,隧道出现险情,他二话没说翻身起床,扛上仪器就和另一个小伙直奔工地,洞内、地表上下忙碌,一口气干到第二天下午一点多,没叫过一声苦,稚气的脸上始终挂满着笑容。前面那个打指点的小伙子我就更熟悉了,也是07年从渭铁院毕业的,特好打篮球,凡单位组织的篮球赛,他是场场不拉,是个投手。我知道他们都有一年多没回过家了,问他们为什么,都说等见习期满了就回,可我心里知道,面对这么紧的工期,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。

洞内越来越热,不一会,汗水就顺着额头往下淌,象虫子一样在我身上蠕动。小李好象看见了我,赶忙过来打招呼,这时我才能和他们说上几句。金文甫现在已是技术主管了,黝黑的面孔,敦实的身材,一双眼睛特别有神。他们三人一一穿着印有“中国中铁”的蓝色工装,汗水在衣服上已印出深深的印迹,可他们个个衣服口子严眼实实。金文甫告诉我,穿上衣服不招灰碴人会感觉舒服些,出洞后把汗随便一擦就完事,再说衣服三五天洗一次也没关系,一泡就了。说完哈哈大笑起来。我知道还有一点他没好意思说,实际上工作专心的时候,谁还能感觉到哪热哪冷呢!当我问起沉降观测情况时,他十分认真的告诉我,由于隧道的特殊不稳定地质结构,沉降观测、作好超前地质预报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,沿线有200多个观测点,都必须确保认真完成,为施工生产提供准确的第一手资料,一点也不敢马虎。我不敢耽误他们,匆匆与他们告辞,因为我心里明白,200个点平均4分钟一个也得800分钟,这是何等的工作量啊。可他们那种认真与乐观,不正是我们企业精神的所在吗。

 

【工作第一】

顺着舷梯我爬上10高正在安装的衬砌台车,只见人影穿梭、焊花四溅。我不停地按动快门。这时,满身泥土大汗淋漓的肖良君队长向我走来,说:你看那是谁?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焊光中一个熟悉的面孔印入眼帘:杨东山,四队经理助理。只见他戴着安全帽,手里正在搬着一块很重的连接板,由于铁板很重,他整个人已有点变形,汗水迎着焊光在光着的脊梁上抖动着亮光。肖队长告诉我,杨经理真是不错,没有一句多余的话,经常是人不够就自己上,从不讲条件,就是一个字:干!

我和杨经理十分熟悉,当年在浙江分公司时我们就在一起共事,是个言语不多、扎实肯干、不怕吃苦的人。只是感觉他瘦了许多,只有一个大脑袋扛在瘦弱的肩上。

肖队长告诉我,今年杨经理的女儿上高三了,这是孩子最关键的一年,7月份女儿放暑假,打电话过来想让她爸爸陪她一起去上补习班,可就这起码的要求,杨经理也是难以满足女儿的。实际上,女儿就是想看看爸爸,想让爸爸休息一下,毕竟女儿已有很长时间没有看见爸爸了。说着话,连接块已安装完毕,看见我杨经理正径直朝这边走来,背着的黑影被强光拖的老长。乘着他汗擦的工夫,我们随便聊了几句,边聊他双手还不停地在满是汗水的身上挠,身上一道一道的印记清晰可见。我问他能回去吗?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冲我笑了笑:还是工作第一吧。看着他瘦瘦的身材,我又问:现在有多重?他操着浓浓的安徽话笑着说:只掉到九十几斤了。临走,他指指肖队长补充一句:千万别写我,这些队长们更辛苦!

时间过的真快,一晃眼到中午接班的时候,由于隧道采取的是24小时作业,中午施工也不会停下来。 杨经理拖我到食堂去吃饭,我推说还有事没有上去。

实际上我此时是被一幅幅活生生的画面感动着,难以平静。坐在台车上,闭上眼睛,让思维慢慢冷静下来,然后把相机打到浏览,那生动便扑面而来,牵引着我的眼球,亢奋着我的神经。

 

【为他们感动】

从洞里出来已是下午4点半,因为这个时候是每天交班会的时间。走出电梯才知道外面下起瓢泼大雨已很长时间了,我猛吸了几口空气,好爽。

冒雨跑进会议室,五公司副总经理汪海旺正在主持会议,这是一位行动果敢、思路清晰、精力充沛、有着丰富施工经验又十分受人尊敬的管理者,大家私下里送个雅号“铁腕汪”。受公司的委托,他在隧道现场已经呆了近两个月,天天吃住在工地,面颊已明显黑瘦下来。记得在新队伍入场的施工前期,他坐在洞内的临时办公桌上,三天三夜没有合眼,沉着指挥,丝毫不乱,这些都深深感染着大家,这是怎样一种毅力啊。会议室坐满了人,有公司安全总监白国宾、公司工程部禹副部长、职业经理李辉、四队经理涂碧海、书记李传保等领导,还有各部门、各工区和外协队伍的负责同志20余人。汪总用十分有力的声音继续说道:我计算过一个数据,从710号到19号,出碴量是20/天;从20号到29号,出碴量是40/天;从730号到818号,出碴量在50/天的水平。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我们前期的工作是有成效的,生产在逐步走上稳定,这是与大家的努力分不开的,大家辛苦了。

汪总借着打电话的时候,把我叫到门外,拍拍我的肩膀,满脸笑容的告诉我:你来的正是时候,这段时间隧道队的确有很多东西值得去看去想去写,说句实话,我经常会被他们感动,为了五公司的荣誉而战,大家都表现出高度的主人翁责任感和高度的团结精神,为此大家付出了很多,应该好好发掘发掘。这时,职业经理李辉也走了过来,这几天他正发着高烧,刚打完吊针的他,背已有些驼,身体明显虚弱许多。他接着汪总的话说:的确是这样,每天都是十几小时守在工地上,没有一个打退堂鼓的,好多都是刚毕业的小年轻,能做到这样十分不容易。他还告诉我,宣传工作要抓好,生活后勤保障工作已有明显提高但还得继续努力,一定要让大家吃好休息好,为生产创造条件。

我在笔记本上飞快的记着,心潮澎湃,我为我们有这样的领导者庆幸,更为那些可爱的建设者感动。

 

【我感到非常幸福】

开完会已是六点了,出门我就瞄准了一个目标:负责临时竖井施工的副经理何鹤松。在上半月的生产通报上,由于他超额完成生产进度,受到总计4000多元的嘉奖。提起这件事,经理涂碧海深有感触地告诉我,前不久何经理的丈母娘去世,孩子都是丈母娘带大的,所以感情很深,可此时正是大干期间,领导批了他五天假,可他第三天上午就出现在工地上,实际在家停留时间还不到六个钟头。我和何经理聊起此事时,他说:这没什么,领导信任我让我回去几天,可哪家没有这事那事?都回去这活怎么办,就这样我已感到有点羞愧了。

我问他,一定很累吧?他说:不累是假的,你象涂经理、李书记哪天不是满眼的血丝,这都是工作熬的。可现在大家都拧成了一股绳,憋足了一股劲,你追我赶谁也不愿意落后,不管什么时候要干什么,二话不说就出发,从没有人提任何条件,我为能和这样的同志在一起共事感到非常幸福!

我从他的眼神里体会到一种坚毅,这种坚毅是力量,更是一种持久的风景。

突然感到有点饿,抬表一看已是晚上7点半,饭已开过了,我索性就呆在会议室整理整理稿子,写着写着突然发现一个问题:他们中竟没有一个人说过自己的事,那怕是再普通不过的小事!

高尔基有句话名言:时间,是世界上最快而又最慢、最长而又最短、最平凡而又最珍贵、最易被忽视而又最令人后悔的东西。我认为他们就是和众多的普通人一样,每天都在和时间进行着快乐角逐,没有惊天动地,却倾注着自己真实情感,用坚守守护着自己的平凡。作为一名从事多年政工工作的我,是怀着激动和崇敬的心情,在一次又一次地品味和搜寻他们平凡中的点点滴滴。我感慨,感慨他们那份矢志不渝的坚守;我思考,思考他们究竟能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心灵感悟和人生启迪。他们都是普通的铁路建设者,也正是这普通与平凡,为我们展现了我们建设者宽广博大的胸怀,从他们身上所折射出的深厚时代精神,正是传统与现代最完美的融和。

已是凌晨1点多了,泡好的方便面已被放凉,一天都没吃饭的我,却没感到有一点饿。推开窗子,夜好安静,漫天的星星,毫无疲倦地坚守着自己的职责。不远的街道上还有不少人在吃着夜宵,朗朗的笑声随风不时传过来,给静静的夜空描绘出一幅和谐的画卷。

这时,突然一首歌在脑海中闪现出来:

锦绣江山美如画

祖国建设跨骏马

我当个铁路建设者多英雄

风餐露宿走天涯

……

\

首席职工金文莆和他监测组的年轻人,正在对隧道进行沉降观测

\

奋战隧道施工

稿件录入:程文正 文/摄    责任编辑:

2015年三会专题